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足迹

走自己的路,看自己喜欢的风景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郑伯克段于鄢  

2017-01-12 15:36:12|  分类: 读书略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《郑伯克段于鄢》
  初,郑武公娶于申,曰武姜。生庄公及共叔段。庄公窹生,惊姜氏,故名曰窹生,遂恶之;爱共叔段,欲立之。亟请于武公,公弗行。
  及庄公即位,为之请制。公曰:“制,岩邑也,虢叔死焉。他邑唯命。“ 请京,使居之,谓之京大叔。
祭仲曰:”都城过百雉,国之害也。先王之制,大都,不过三国之一;中,五之一;小,九之一。今京不度,非制也,君将不堪。“公曰:”姜氏欲之,焉辟害?“对曰:”姜氏何厌之有不如早为之所,无使滋蔓;蔓,难图也。蔓草犹不可除,况君之宠弟乎!“公曰:”多行不义必自毙,子姑待之。“
  既而大叔命西鄙、北鄙贰于己。公子吕曰:”国不堪贰,君将若之何?欲与大叔,臣请事之;若弗与,则请除之,无生民心。“公曰:”无庸,将自及。“
  大叔又收贰以为己邑,至于廪延。子封曰:“可矣!厚将得众。”公曰“不义不昵,厚将崩。”
  大叔完聚。膳甲兵,具卒乘,将袭郑,夫人将启之。公闻其期,曰:“可矣!”命子封帅车二百乘以伐京。京叛大叔段,段入于鄢,公伐诸于鄢。五月辛丑,大叔出奔共。
  书曰:“郑伯克段于鄢”。段不弟,故不言“弟”;如二君,故曰“克”;称“郑伯”,讥失教也;谓之“郑志”,不言“出奔”,难之也。
  遂真姜氏于城颖,而誓之曰:“不及黄泉,无相见也!”既而悔之。
  颖考叔为颖谷封人,闻之,有献于公。公赐之食,食舍肉。公问之,对曰:“小人有母,皆尝小人之食矣,未尝君之羹,请以遗之。”公曰:“尔有母遗,繄我独吾!”颖考叔曰:“敢问何谓也?”公语之故,且告之悔。对曰:“君何患焉?若阕地及泉,隧而相见,其谁曰不然?”公从之。公入而赋:“大隧之中,其乐也融融!”姜出而赋:“大隧之外,其乐也泄泄!”遂为母子如初。
  君子曰:“颖考叔,纯孝也!爱其母,施及庄公。”《诗》曰:“孝子不匮,永锡尔类。”其是之谓!
 今天,我学习了这篇《郑伯克段于鄢》,老实说,刚拿起这篇文章是,面对这个题目,我都不会念。怎么念?是郑伯克,段于鄢?还是郑伯,克段于鄢?持疑着问老公,老公低头念道:“郑伯克,段于鄢。”我总感觉不妥,如果这样念,其意是什么?不通啊,我念之为:郑伯,克,段,于鄢。心想,大致可能是郑伯这个人把段这个人杀死在鄢这个地方。仔细阅读了这篇古文之后,才知是,郑国,兄长伯,杀了弟叔段,于鄢这个地方。
阅读了这篇古文,我至今才知晓“春秋笔法”是怎么回事。通篇没有褒贬谁,但是,言为心声,人物的言谈举止,明明白白地显示了他们各自的思想和品格。
皇宫深院,自始就是你死我活的残酷竞争。哪有什么血脉亲情?庄公相对段,深谋远虑,以纵之术让段一步步自取灭亡。结果,自身在世人里也落下一个“郑伯”“讥失教诲也。” 
学习了这篇文章,收获有一:春秋笔法。二,谋略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